返回五百八十九章 阴鱼  我从凡间来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?

    天道无情,视万物如一,君子小人,唯己自择,一息尚存,奋斗不歇,不认命,不听命,谁敢说这衰朽老人此刻不是屹立在天地间的巨人。

    轰然一下,他的念头炸开,漫天金雷,黑夜化作白昼,这一刻,他忽然看清了那老人的面目,不是老金又是何人?不对,不对,这念头才在脑海迸出,整个世界便坍塌了。

    许易终于睁开了眼睛,发现正身处斗室之内,滚滚天意袭来,念头一动,两个命轮飞了出去,交相旋绕,没在滚滚天意中。就在两个命轮没入天意之际,键盘也飞了进去。

    两个命轮围绕着键盘上上下下,忽地,命轮中衍出两条阴鱼,围绕着键盘不断吐出银色火焰,键盘一点点融化,最后化作一个无色透明的圆球,宛若鸡子。终于,半柱香过去了,滚滚天意散去。

    两个阴鱼缩回两个命轮中,两个命轮直接遁入许易灵台,他托着那键盘化成的无色圆球,一言不发,依旧呆呆坐着,他虽从最后的幻象挣扎得出,但心中受到的震撼之大,至今难以平复。

    ?他又定定坐了两日,方才平复了心情,定睛看去,脸庞竟有几缕银丝,轻轻挥掌身前现出个光滑镜面,镜面中映出他的脸庞,苍白得几乎透明的脸上,透着无尽沧桑,满头白雪萧萧,整个人清冷得出奇。

    “三年又三个月了,你小子要是再不恢复,我也只能给你请大和尚来超度了。”便在这时,星空戒中传来荒魅充满怨念的声音,下一刻,荒魅从星空戒跳了出来,整个形象萎靡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好啊,老荒。”无尽幻象,既真且惑,让许易仿佛活了一世又一世,此刻再见荒魅,不由得生出一股他乡遇故知的亲切之感来。荒魅看他可没什么亲近之情,一脸嫌弃,眼中又流露出解脱。

    “我好?不不,是你好,你们全家都好,奶奶的,下回这苦差事,老子说什么也不接了。三年多了,老子三年多都没合眼了。不成,天塌下来,就别叫我。”发泄一通,他钻进了星空戒,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这三年多,荒魅的确是辛苦极了,既要警戒,又要时时注意法阵中的玄黄丹数目,时不时得添加玄黄丹,维持室内玄黄之气流溢,还得担心许易还能不能活过来。据他的见识,就没听说谁冲阴鱼境要一年的。

    今天终于挨到许易破关,荒魅也和历了一次死劫无异。

    许易在心里默默感谢了荒魅三息,忽地,大骂起来,“败家玩意儿,这么多玄黄丹都折腾光了。”他才点验星空戒,发现就剩了五百余玄黄丹。

    为了冲击阴鱼境,他可是足足准备了近三万玄黄丹,没想到几乎消耗一空,定睛看去,胸前佩戴的境心也碎裂了,他不由得惊出了一声冷汗。因为境心破碎,至少说明了他差点道心崩碎,而是境心阻了一下。

    仔细想来,这次冲关,真的是险之又险,陷入那绝境中,若非三足金乌出手,恐怕他根本无法堪破迷惘,显化出阴鱼,果然道心要修持,七情六欲多了要不得,及至冲关,就是天大危害,谨记谨记。

    “不行,好饥渴,赶紧补补。”一阵饥火袭来,瞬间将他禁欲的誓言烧了个灰飞烟灭,取出酒肉,他肆意吞食了起来,吃了差不多三百多斤食物,才勉强有了些饱腹感,饭吃七分饱,他停下手来。

    随即,他往口中灌了十个单位的灵液,和三枚万灵丹,调息打坐片刻,便也沉沉睡去。荒魅睡他也睡,主要是三年多这里平安无事,足见他选址的精准,兼之各种阵法齐备,即便遇袭,也不至没有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一觉睡醒,也不知是多少天后,他精力和元气大复,满头银丝已尽数转作墨瀑。整个人丰神如玉,英气勃勃。念头一动,许易取出通灵宝物来,念头浸入,同时,幻境衍出,正是杜工部的登高幻境。

    他不停调换着念头,那通灵宝物闪现出一幅又一幅的幻象,而这些幻象,都是他曾经用键盘打出文字,而通灵宝物显化出的幻象。彼时,滚滚天意来袭,他将通灵宝物送入滚滚天意中,不过是常规操作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,两条阴鱼会和这通灵宝物媾和,将好好一个键盘,变成这等模样,登高幻象才现出,滚滚江水,无边落木,立时便引动了他的情绪,他念头一动,幻象才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。”许易忍不住赞叹出声,登高的幻象,他早就见识过,远远没到能动摇他心神的地步,此刻这幻象再发,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,这幻象竟还是动摇了他的心神,失之东隅收之桑榆,结果不坏。

    ?终于,他收了石室内的阵法,跃到了海岛上,大手一挥,一把金沙迎风长大,一个个金甲盔甲的士兵,阵列在他身前,各个流光溢彩,凶悍不凡。直到此刻,他才终于能将那一盒星核沙全部显化。

    望着那一排排阵列的金盔金甲的兵士,他觉得自己的撒豆成兵术,这才有点大成的意思。是的,他觉得万兵诀配不上这么神通的名声,反倒是撒豆成兵术,更显得仙气凛然。大手一挥,他收了星核沙。

    随即,便朝着南极宗所在的方向遁去。他的突然归来,震动了整个南极宗,毕竟,这可是又多了一位阴鱼修士,整个南极宗全部的阴鱼修士加起来,也不过五十之数,关键许易是顶着绝顶天才之名晋升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阴鱼修士注定前程远大,将来便是成就阳鱼,荣登宗门仙史,也是完全可以期待的。许易在迎海峰自家的洞府,不停地迎来送往,笑得脸都快烂了,终于,邵庸赶了过来,驱散了众人,将他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“三年多了,你小子去哪儿了,也不来个信儿,让我好生挂念。”朝日阁内,邵庸满脸欢喜地埋怨道。他对许易的期待颇深,当初许易离开迎海峰,三年没有消息,这期待到后来就成了绝望。

    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