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五百九十章 钟师弟  我从凡间来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命轮修士冲击阴鱼境,也就数月之功,是成是败,也得会在数月内生出结果。只有那些命轮强大的,要的时间会久些,可再久也万不会超过一年,许易足足三年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便是邵庸再看好他,心里也已经当他是陨落了,如今,许易突然冒了出来,以阴鱼境出现在他面前,他怎能不欣喜若狂,这可是他迎海峰二十年内,又培育出的一位阴鱼强者,而且是天才阴鱼修士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甚至穿透了未来,看到了南极宗宗主之位落到了迎海峰一脉上。只要这家伙向着这个目标坚定地走,这一切都并非不可能。若真如此,他觉得余生愿了,没有辜负先师期望。

    “其中艰险,实在一言难尽,好在终于是成了,让峰主忧心,实在是罪过。”许易含笑抱拳说道。邵庸摆手道,“什么峰主,该叫师兄了,我还盼着你小子将来别变成我师叔就行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仙门中的辈分,从来是以境界来区别高低,但有一种情况是例外,那便是真正行过拜师礼的,有传道受业之恩的师长,那是真正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。比如被许易收拾的叶之凡和孟长老之间,就是这种关系。

    孟长老悉心栽培叶之凡,将自己修行的神通,传给叶之凡,而有孟长老的指点,叶之凡的修炼进度会大大加速,因为在功法修炼中,他会少走很多弯路,在资源供应上,他也会沾孟长老的光。

    这样的师徒,恩比天高,绝不会说有朝一日,叶之凡也达到了阴鱼境,就能和孟长老论师兄弟。即便叶之凡的修为超过了孟长老,见到孟长老还得叫师父,该叩首行礼还得叩首行礼。

    许易这样的弟子,没有拜过师父,也就从传功堂领了功法,属于放养型的,他修为的提升,必然会导致他辈分的提升,南极宗内的这种风俗,他早就知悉,并不为怪,便从善如流,改称邵庸“师兄”。

    双方聊了半柱香,邵庸想起什么一般,拉着许易去往昴日峰,张道涵显然也得到了消息,对邵庸和许易的到来,毫不意外,正坐在谨身殿内打坐,好似转为等候二人一般。

    邵庸道,“师兄,这回,无论如何,该补的你得补上,钟师弟自入我南极宗以来,功劳多有,福利全无,冲击命轮境的资源,是人家自己挣的,冲击阴鱼境,咱们又没怎么管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的仙都会,若没有钟师弟出面,最后是什么结果,还用我说么?反正这一桩桩一件件,师兄你都心里有数,我也不多说了,现在人回来了,师兄你看着办吧。”说着,他双目死死锁定张道涵。

    这些话,他可是憋了好久了,一直以来,他都在替许易叫不平,有个陶晋做对比,他这叫不平的声音就更大了。前番许易冲击阴鱼境前,出售三枚阴鱼丹,让邵庸帮忙换了一万五千玄黄丹。

    尔后,邵庸又代表迎海峰资助了他五千玄黄丹,当时,邵庸就说了,这账都给宗主记下,将来一并报偿,他觉得宗门亏欠许易的,绝不是玄黄丹能补偿的,这次来,就是要连本带利算个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“三师弟,你出去吧,我和钟师弟谈谈。钟师弟有嘴巴,知道说话,用不着你在一旁帮腔,若是我们谈不明白,你再过来当棍子如何?”张道涵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棍子?”邵庸奇道,忽地,回过味儿来,指着张道涵正要理论,忽见,张道涵大袖一甩,邵庸便被甩了出去,随即,整座谨身殿的金色大门便被关闭。张道涵指着对面的蒲团,要许易坐下。

    “了不得,三年而成阴鱼,想来也是金鱼,放出你的阴鱼,与我一观。”说着,张道涵坐下的蒲团托着他,从陛阶上缓缓飘落了陛阶下,在许易不远处坐定。许易放出本体阴鱼。却见那阴鱼朦朦胧胧,泛金光。

    才一放出,满室内,芳香四溢,灵气迫人。张道涵眼泛异彩,“果然是罕见的金阴鱼,了不得啊。”许易道,“敢问宗主,这金阴鱼有何不凡?从命轮境突破如阴鱼境,我只觉得法力有增强,并无其他异变。”

    张道涵道,“话虽如此,却也不仅仅如此,阴鱼一化,天地迥异,有了这条鱼儿,你寿命悠长,根本不是命轮境可比。且鱼火炼丹,远胜命火。至于说法力增强,那是增强一点么,那是天差地别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你这条金鱼,法力更是雄浑,和我这阴鱼三境比起来,也不遑多让。法力可是修士的根基,很多神通妙术,不是修士的悟性不够,而无法修炼,实则是法力不足,无法驾驭。”

    “恍若孩童耍大刀,耍不好是正常,而法力的增强,会直接导致修行神通的速度大大加快,且不要小看神通的妙用,陶晋走的路未必是错的,只不过他修为尚浅罢了,真当他修到了阴鱼境。他曾经付出的努力和汗水,当然不会白费。”显然,张道涵还记得仙都会那日陶晋和木槿林比斗,木槿林胜利后,奚落陶晋贪多嚼不动的话。

    许易点头道,“宗主的意思是,希望我这一段时间,静下心来,修习神通么?”张道涵点点头,“正是此意,你天赋绝佳,我很希望看到你到底能走到哪一步。我这个宗主不昏聩,该给你的自然会给。”

    许易站起身,冲张道涵抱歉一礼,表示感谢,却忍不住腹诽道,“说了半天,还是什么都没给,这也太小气了吧。”但人家是宗主,都这样说了,他也只能应承。又想难得宗主肯赏脸谈话,这机会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“敢问宗主,据我所知,阴鱼境,是鱼隐,鱼现,鱼变,这三境,要突破这三境,需要做哪些努力?”许易坐了下来,一脸虔诚地问道,这个问题,他当然可以问邵庸,但他觉得必须和宗主套套近乎。

    张道涵道,“无他,岁月打磨,玄黄之气冲刷,稍后,我会着人给你下发一个山门,该给的童子,下面的掌事,你自己择取,后面就得靠你自己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了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