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五百九十二章 提款机们  我从凡间来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李平想不到的是,正因为许易曾在他手下领过事儿,却不好任命他来担任鱼嘴峰的掌事,正是免得双方身份地位互换,互相都尴尬。鱼嘴峰初立,蒋笑也常领着他的死党邵子君前来帮忙。

    陈兵更是引着一干杂役,整日里忙活不停,只因一峰初立,事由着实不少,最主要的事,就是培育灵植园,这关乎到许易的未来。因为晋升为阴鱼境后,他的主要任务,就是炼丹了。

    这个任务也不是谁给他限定的,而是所有阴鱼境长老自发的,因为阴鱼境内的进阶,全靠玄黄之气的淬炼,巨量的玄黄丹,宗门是无法担负的,每年每位阴鱼长老,宗门只提供一千玄黄丹的资俸。

    阴鱼境长老进阶的希望,就在于自炼玄黄丹了,好在阴鱼境修士的鱼火,对提高炼丹水平有奇效,所以,几乎所有的阴鱼修士,都是名副其实的炼丹师,当然,有的天赋低,有的天赋高。

    炼丹成就大多不算优秀,因而也只能靠时间来弥补。值得一提的是,各峰丹堂的炼丹师。这些炼丹师的产出,基本是供给各峰的日常,因而能在命轮境获得长老的荣誉。

    既然要炼丹,便需要灵植,指望宗门的灵植供给,那是不现实的,宗门只会分配炼制玄黄丹所需要灵植的种子,再给引来灵泉灌溉,往往年余,便能产出足年份的灵植,以供炼丹消耗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阴鱼境的长老,忙的就是这件事儿,因为此事最没有风险,只能着熬时间就是了。但许易觉得,他自己不能这样熬下去,道理很简单,他熬不起。寻常阴鱼境修士修炼所需巨量玄黄丹。

    而轮到他时,需要玄黄丹的数目,只会更庞大,光靠炼丹,得炼到何年何月。日子不好过啊,许易蹲在鱼嘴峰顶的歪脖子老树下,思绪渐渐飘远。渐渐地,他的嘴角有了笑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哎哟,握草,哎哟,握草……”管钊一路握着草,闯进了正心堂,冯四海正眉头紧锁地坐在椅子上出神,管钊如此惊慌失措地闯进来,一下子就触到了冯四海的逆鳞了,才要动怒,转念一想不对。

    以冯四海对管钊的了解,自己的这个大管家素来稳重,没道理会这样,便在这时,管钊嘴巴里终于颤着说出了关键词,“他,他来了……”下一瞬,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正心堂内。

    “握草!”冯四海的声音拉高到了极致,“空,空…空虚……钟如意,你竟还敢来。”强烈的震惊,最后化作了咬牙切齿。来的正是许易,冯四海只和化作薛向模样的许易照过面,却没和这模样的许易照面。

    但他从冯七等人提供的光影中,见过许易的模样,虽然气质大变,但面目一眼可辨,再说,除了真正的空虚老魔,谁敢用这个面目跨进血海山庄,不是找死么?

    “四海,联系一下尤三公子,耿剑平,混乱渊海,叫得上号的组织,都招呼一声吧。”许易声音平缓地说道,如招呼小弟。冯四海已经从惊恐和暴怒的情绪中回过神来,恢复了镇定。脑海中不断冒出问号。

    “空虚老魔怎么敢来?即便是成就了阴鱼三境,来这里也是找死。不对,他怎么可能找死,这魔头最是凶狠邪恶。这是又要算计我啊,对,一定是这样的,天呐,上苍怎么不降下劫雷劈死这遭瘟的魔头……”

    冯四海又急又慌,他的处境不妙,很是不妙,血海会让空虚老魔折腾一番后,可谓是元气大伤,面子里子丢了个干干净净,连他老父冯瑾伯气得都快生了心魔,无力扭转局面,彻底不理事了。

    将这血海会的烂摊子,全砸落在他手里。他有心振作,但前面一拨失血太多,四海盟和天海阁的一帮人却是贼心不死,不断蚕食血海会的势力,他束手无策,这会儿,正为此事大生闷气呢。

    偏偏空虚老魔又找上门来,换作没吃过许易血亏之前,他第一个念头,一定是招来人围剿,当年,他们屈服是因为抓不住空虚老魔的影子。如今空虚老魔就在眼前,局面或许能改观。

    然则,吃的亏多了,他也就长了教训,认定一点,空虚老魔绝不会自投罗网,肯定有阴谋,决不能先盲动,露出破绽给他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管钊的意念传来,“公子,无须多虑,他不是要叫人么,叫多一些,反正有雷大家一起顶,人越多越好,人多到极处,嘿嘿,说不定就压垮了这空虚老魔,不怕他会叫嚣,一力破百巧。”

    冯四海迅速接受了管钊的建议,因为这个建议,对他而言,没有丁点风险,而且只会摊薄风险,很快,冯四海取出了如意珠,开始邀人,对他而言,找个吸引人的由头,引人到来,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他打着重新划分各势力范围的旗号,不消片刻,混乱星海最有名望的七家势力便聚齐了,为免打草惊蛇,许易事先隐在了帷幕后,直到七家齐聚。说是七家,到来的人,足有上百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若真的要重新划分势力范围,可不是比着谁嗓门大,便能将事情定下来,一准是各种亮肌肉,这个档口,绝不是玩韬光养晦的时候。管钊也悄悄招来了血海会的核心力量,隐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“冯兄,怎么,想通了,打算把乌沼航线交出来了?要我说,你早该这样识时务了,不是姓尤的趁火打劫,如今你血海会的体量,是撑不住这些线路了,吐出来一点也好。”尤三公子翘着二郎腿说道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他的小日子过得着实不错,主要是从血海会身上吸血,太过痛快淋漓。耿剑平亦笑道,“是啊,冯兄,识时务者为俊杰,冯家有你掌舵,血海会垮不了。好了,冯兄要说什么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冯四海冷眼斜睨着众人,“诸位怕是误会了吧,冯某人再是不肖,也绝不会自甘堕落到要败坏祖业的地步。今天要求召开这个会议的,也不是我姓冯的。如意兄,可以出来了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