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83章 书记肏美妻,绿帽换官帽  风流变身记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唐子亮看着手头的三新肉制品厂的发展计划,对面,陈国涛如坐针毡,不时抬眼看唐子亮的神色,唐子亮越是不动声色,他心中愈急。虽然知道自己已经落了下乘,完完全全被对面的市委书记压住了气势,但陈国涛却是不想故作沉稳的和唐子亮玩太极。

    陈国涛已经详细汇报了三新未来几年的发展计划,现在就好像等待宣判的犯人一样焦灼不安。

    唐子亮慢慢放下文件,陈国涛马上紧张的盯住他,等待他的结论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唐子亮对陈国涛微笑道:“计划很有可行性,你再和老陈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陈国涛如释重负,说:“谢谢唐书记。”

    唐子亮笑着摆摆手,拿起了案头的文件,陈国涛急忙告辞。

    唐子亮翻看着文件,是各行政经济部门,事业局推荐的经合区分局一把手人选,经合区管委会虽然成立了近两年,但因为二期资金迟迟没有到位,是以尚未形成一个完整的政府管理架构。而现在经合区二期建设破土动工,相关行政部门,企事业局在经合区架设分支机构也就提上了议事日程,对经合区各行政单位的一把手人选唐子亮当然要仔细考量,争取建立一个团结有力的班子。

    因为经合区的重要性,几个重量级部门就定为了副处级。例如经合区经贸发展局,就是市经贸委领导下的副处级行政单位,唐子亮翻了翻经贸委推荐的名单,三个候选人,均是市经贸委科级干部,看了看资历,大同小异,没有什么突出地亮点。

    合上文件。就打电话叫林国柱备车,有些烦躁,去经合区的施工现场转一圈儿。

    新河区科委副主任白平年仅三十岁就当上了副科级干部,在当地算是个年轻得志的少年新进。可这三年来却不太顺利,自从原来提他的市委副书记退休,这三年来,他一直在科委这个清水衙门没动,看着以前在自已后面的人赶了上来,许多人在热门位置上,有权有势,心里就着急。

    这一日,省里来江城检查科技下乡的情况,市政府分管副市长不在,新河区委唐书记书记亲自陪同,白平陪同检查,几年下来,白平明里陪检查组,实际把陪同功夫都下在陪唐子亮身上,唐子亮一见他这么懂事,对他有了好感,完了叫白平有空到他那儿坐坐。

    有了唐子亮这一句话,白平心花怒放,回家对妻子杨雪说起要去拜访唐书记。

    他这妻子杨雪人长得可说是风流漂亮,要身高有身高,要身材有身材,人会说会道,交际能力极强,在外贸公司当公关部经理。他在餐后闲谈时从唐子亮的口中听说他最喜欢福建的“铁观音。”

    于是决定给唐子亮送“铁观音”去的。茶叶来自杨雪的公司,她们那里并不经营茶叶,杨雪专门拜托去福建出差的公司推销员买回了两盒上等“铁观音”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星期日的晚上,杨雪浓装艳抹地打扮了一番。连站在一旁等待的丈夫也按耐不住,不停地动手动脚。终于打扮完了之后,便前往唐子亮的临时驻地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白平把荼送上,唐子亮瞄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两盒“铁观音”,说:“来走走我欢迎,何必又带礼物!”

    白平毕恭毕敬地回答道:“一点小意思,请唐书记不必计较。这两盒茶是我爱人出差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才一转身将妻子介绍给唐子亮。唐子亮和杨雪握着手,不禁暗自一惊,心想白平这家伙还真是艳福不浅哩!

    “行礼如仪”之后主客三人坐下闲谈。唐子亮的注意力全被杨雪吸引过去了,今天晚上她穿了一条白短裙紫上衣,脚登白色高跟鞋,往沙发上一坐,一双匀称健美的大腿便裸露在唐子亮面前了。他下意识地瞄了两眼,自然而然地将话题对准了她。

    “杨小姐在公司做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杨雪抿着嘴眯起眼令人欲醉地娇声细语:“书记您猜?”

    毫不夸张地说,就这么一言一语一举一动,使得唐子亮有些神魂颠倒了。他也眯起双眼打量着她,笑道:“叫我猜呀,多半是公关小姐,猜得对不对?”

    白平夫妇都笑了,如果笑也可分类,那是一种奉承类的笑。杨雪笑道:“书记真有眼力。”

    白平连忙补充:“书记猜得不错,她是公司公关部主任和公司办公室主任。”

    杨雪抿着嘴眯起眼,十分媚态地说:“书记也可能听到过,有人竟把公关看成用吃喝玩乐,用色相甚至更糟糕的手段去骗取对方的欢心,你说说这公平吗?”

    唐子亮顺口而出,说:“当然不公平,那是一种误会,其实公关嘛顾名思意就是协调好公共关系嘛,我说不好,我说不好,还是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杨想到刚才杨雪所说的吃喝玩乐和色情之事,便有意挑逗地问:“对,为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是目的,那么手段呢?”

    杨雪立即便意识到了书记的话中之话和挑逗似的表情,稍事思索,只不过几秒钟的时间,便来个以攻为守:“书记你是搞政治的,不,应该说书记以上都是政治家哪。据说有一句格言:政治只讲目的,不讲手段!”

    不等杨雪说完,唐子亮便哈哈地大笑起来,一直冷坐一旁插不上嘴的白平也跟着笑了。他一面笑一面用微妙的眼光盯住妻子,显然对妻子的“公关”能力是十分欣赏而又满意的了。

    唐子亮笑道:“你不仅能说会道,我想也一定能歌善舞吧?”说着便不停地拿眼光打量着杨雪那苗条动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杨雪心里很高兴,嘴上却说:“书记搞官僚主义,哪天我们开个舞会,请书记光临你就知道我那点点水平了,我是舞龄不短水平很低哩,什么时候我们举办一个小小的聚会,请你参加,一天忙到晚也该休息休息呀,会休息的人才会工作哩,书记,你说是不是?

    唐子亮顺口答道,“行呀,你们组织我来参加,不过我对跳舞一举事一窍不通,还得请你当教师嘞。”

    杨雪笑道:“只要你肯来,包在我身上。我看呀,书记是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没过两天,杨雪便打电话给唐子亮,邀他晚上去跳舞,唐子亮说到舞会上去学怕出丑,叫杨雪到他家来先教一些简单的,杨雪立即来到唐子亮住的宾馆,当时是下午,这里没人,两人就在客厅里跳起来,唐子亮搂着杨雪苗条性感的身体,注意力哪里能集中到跳舞上去,不时踩到杨雪的脚上,每到这时,杨雪便娇娇的用小手打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跳着跳着,唐子亮的手把杨雪越搂越紧,杨雪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思,为了抓住这个权势人物,不但不拒绝,身体还顺势往他身上靠,丰满的顶到唐子亮的胸膛,脸上则媚笑地看着他。唐子亮一见她这样,胆子越来越大,手慢慢摸到杨雪鼓鼓的,“”顶在了她的。

    “唐书记,你好坏。”杨雪故作生气状。

    “我坏,那我就坏给你看。”唐子亮一把搂紧杨雪,急急吻了起来。杨雪一边回吻一边摸向唐子亮的下部,抓住了鼓胀的。

    唐子亮将杨雪压在沙发上,粗暴地脱出杨雪的衣服,一付美奂美仑的呈现在他面前,只见她双眼含春,高耸,修长圆润的双腿,黑长的,掩着小丘般的;肥美的夹着殷红的阴缝。唐子亮欲火高胀,急急脱光,压到杨雪诱人的上,分开双腿,挺起就插,顺着钻了进去。杨雪呻吟一声,挣扎着挺起腹部。唐子亮两眼盯着被乱发遮挡了半边的俏脸,不由得就起来。

    “啧啧”的水声响起来,撞击杨雪和大腿发出“劈啪”的声音。杨雪的喘息粗重起来,中间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呻吟∶“啊┅┅嗯嗯┅┅啊┅┅”

    两个白嫩鼓涨的上下左右抖动,唐子亮忍不住伸手去抚摸,一触碰到两个挺得高高的,她的哼声就拉长了许多。紧紧地抱住他的背,伸直双腿挺起腰,迎合着他的动作,声越来越大。唐子亮盯着身下风迷人的尢物,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,越插越快,没到三五百下,就泄了精。

    “干的好爽。”唐子亮搂杨雪光溜溜的身体,不停地摸着两个大,口中称奇。

    “当书记的就是历害,学跳舞就把人家学到床上去了。”杨雪在他怀中扭捏作态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不是在沙发上嘛。”唐子亮笑说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,在沙发上就把人家搞了,我老公都没在沙发上干过我呢。”

    唐子亮才不相信这女人的讨好之语。她有真实个良家少妇,那这么容易就被唐子亮搞上手。“那我们到床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劲?”杨雪这个小胃口大得很,刚才还没过足瘾,一听这话劲就上来了,抓住唐子亮软软的就起来。唐子亮的慢慢又硬起来,“你好历害哟。”杨雪搂住唐子亮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子亮随即把她抱到房里,将她的娇躯横放在床沿,捉住她的脚踝,举起白嫩的粉腿左右分开,把昂首屹立的直插毛茸茸的。接着频频地。

    杨雪啊了一声,也随着唐子亮的节奏哼叫。唐子亮受到声的激励,更加裸力地狂抽。杨雪的叫声颤抖,她真正投入,里越来越多。使进出时发出卜滋卜滋的声响。这一次唐子亮足足干了四十分钟,两人才一起泄了。

    唐子亮干了白平的老婆,自然要给甜头,过了半个月,他在会上提议,将白平调任经合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。这可是个肥的流油的职位。正科级。决定下来后,白平非常兴奋,对杨雪说,“唐书记人真好,以后有他给我撑腰,过两年当个副处是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杨雪笑着说:“那你到了那里可要好好干,不要给唐书记丢脸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不过要苦了你,我以后一个星期才能回一次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我可警告你,到了那里不要找野女人。”杨雪故作正经状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敢。不过这一去要很久才回来,今天要好好亲热一下。”白平抱住杨雪就往床上走。把她的娇躯放在床上,解开睡衣,只见杨雪脸上含羞带媚,勾魂摄魄的一双美目半睁半闭,双颊绯红,趐胸上那对高耸颤荡得更加诱人。

    白平抚摸着羊脂白玉般的大,欲火烧得像发疯似的,那根粗硬的抵住被浓密又蓬乱耻毛包裹着的高突肥满的,发狂地向她身上压去,的在中探弄着。

    杨雪挺着胸膛,用丰满的双乳贴着白平的胸膛,一双玉腿曲扭着。儿在她探弄一阵後,她的越来越多,白平把臀部往下一压就。她嘴里还撒娇哼着不行,却猛往上挺,又暖又紧,畅美极了。

    白平缓缓地把往外抽,再慢慢的,每次碰着她的,她都哼着、呻吟着。在膨胀,整个身体像一座无情的火山要爆发了。白平挥抽得又急又猛,里特别的多,像山洪暴发样一阵阵地往外流。两人象全身着火,一边干一边大叫。两人像被炸碎了似的,魂儿飘飘,魄儿渺渺,都瘫痪在床上。

    这一夜,白平足足把杨雪干了四次。但是杨雪还是更喜欢唐子亮,他比老公年轻,那根后劲足,被唐子亮干之后,再跟老公做,就像喝白开水。

    白平一到经合区里,就真刀实枪干起来,本来想一个星期回去一次,可是刚来,为早点进入状态,头半个月竟没回去,被杨雪埋怨了好几回,他只好口口声声道歉。

    其实,杨雪埋怨只不过故作姿态罢了,白平不在,唐子亮可是常来,因杨雪的儿子在幼儿园,中午不回家,晚上才回来,唐子亮就一到中午就往白平家中跑,与杨雪奸混。杨雪为了怕他来时碰到闭门,还给他配了一把锁匙。

    这天,杨雪回来,正在厨房做菜,听到开门声,知是唐子亮来了,也没出去,仍在忙着。唐子亮走了进来,搂住杨雪亲了一下说,“心肝,又在做什么好吃给你老公吃了。”边说双手伸到前边,解开前边衬衫扣子,摸了进去,在上按摸起来。底下那硬了起来,隔着裤子,在杨雪的凹处乱戳。

    “去,我老公在百里之外呢,你最多算个临时老公。”杨雪说着回头亲了唐子亮一下,又忙上起来。

    唐子亮摸了一会,欲火高胀,就去解杨雪的裤子,杨雪道“死人,急什么,吃完饭给你干个饱,这半个月你停了几天没干我。”

    唐子亮哪里管这些,自顾把杨雪的裤子解下来,杨雪只穿了一条长裤,裤子一退,白嫩的大腿和圆鼓的露了出来,唐子亮脱掉自己的裤子,将杨雪两股一掰,扶住,杨雪股间磨荡片时,等到杨雪的慢慢流出,这才照准,用力一挺,进去了七八分,于是搂住柳腰,立着弄将起来。杨雪性来了,灭了燃气灶,双手撑在灶台上,摇着,配合着唐子亮的,叫不已。

    唐子亮狠着插了几百下,草草泄了,杨雪才重新做菜。

    一时做好了,把菜端到沙发前的荼几上,杨雪倒了酒,坐在唐子亮的大腿上,两人一口一口的喂着喝起来,一时吃毕,杨雪兴又起,也不收拾碗筷,搂住唐子亮说:“刚才叫你不要先搞,现在有空了,是不是又没劲了。”

    唐子亮说“怎么会没劲,缓一下就生龙活虎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要,”杨雪说着,把唐子亮的裤子脱下来,抓住软软的,俯下头,张口一吞,吻了起来,唐子亮哪见过这阵势,激动不已,立即膨胀起来。

    哪里还能忍住,马上将她推倒在沙发上,分开她的双腿,将顶住儿口,藉着磨动一下子,杨雪着急的挺着迎凑,唐子亮腰身往下一压,她满足的“哦!”了一声,已经全根没尽。

    才刚开始抽没几十下,杨雪家中的电话忽然“嘟嘟”的响了起来,她伸手取过来接听,唐子亮只好先停下等她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哦……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白平。

    “我正在吃饭啦……你什么时候回来,我好寂寞嘛……”

    唐子亮一听她说自己寂寞,对她作嘲笑状,故意又起来,杨雪脸上露出舒坦的表情和浪的笑意,但是她的说话还是要保持正常,唐子亮更用力的干着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再见……”

    杨雪收了线,将电话一丢,马上翻身将唐子亮压下,跨坐到上,摇动,凶猛的干起来了。不一会儿,她浑身抽抖,唐子亮知道她快到了。将她抱起来,变成面对面坐着的姿势,杨雪将头无力的靠在唐子亮肩上,唐子亮抚着她的背,下面不停地向上,一边问她:你这样还寂寞呀,说谎也不脸红“你笑人家,我不依了”杨雪装作要下来“我错了,对不起,不过我好喜欢你这样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也好不到那里去,白平还一直说你是个好领导呢,哪知道他跟老婆打电话时他的好领导正干着他的老婆呢。”杨雪说着,身体又地扭动起来。

    唐子亮越听越兴奋,马上又将她放倒,再次疯狂驰逞起来,杨雪的浪水将沙发弄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也好强……我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美啊……天哪……我又……又来了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杨雪到了,浪水几乎是喷着出来,唐子亮觉得发涨,知道也要完蛋了,赶紧抵紧她的,也了。

    唐子亮与杨雪两人勾搭成奸后,倒也相安无事,因白平每次要回来前总忘不了跟杨雪说知。这样过了半年,一天,白平临时到江城办事,办完事时已是下午两点了,想着回去一百多里,到县里已是晚上,不如晚上在家,明天再回去。杨雪下午要两点半才去上班,现在可能在家午睡,回去给她一个惊喜。到了家中,轻轻地开了门,一进门就听到从卧室里传来声音,仔细一听,竟是男女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大吃一惊,悄悄走过去,卧室的门并没关紧,留了一条小缝,他往里面一看,一下呆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市委副书记唐子亮正一丝不挂的张腿躺在他通常睡的位置上,他的妻了杨雪全身光溜溜的跨骑在唐子亮身上,跟唐子亮热情的拥吻着,她的大开,唐子亮毛茸茸的挂在下面,杨雪湿渌渌的口正接着唐子亮的根部。

    只见那根大缓缓的来回往上挺,後来上挺的速度越来越快,大声的传来“沽滋”

    “沽滋”的声音,杨雪呻吟的闷声越来越大,想必他们俩的热吻还未结束,只见杨雪的头微微一抬,便说∶“你这个坏人┅┅干了两个小时还不射┅┅快到上班时间了┅┅”说着便双手顶着唐子亮的胸膛挺起腰,将她一头及背的长发往後一甩,便将上半身定住不动,腰部以下已开始前後驰骋,看来杨雪想在上班之前早点结束她这段通奸的行为!

    白平一时热血沸腾,忍不住想冲进去将两个人揍一顿,但他还是忍住了,他知道自已一冲进去,不但靠山没了,自己的面子也没了,以后再也爬不起来了,而不进去,唐子亮搞了自己的老婆,肯定要给自己关照,这么一想,竟觉得唐子亮老婆对他还有利,于是站在门外继续看。

    伴随着咬着唇不住的呻吟叫,杨雪前後骑唐子亮的速度也逐渐加快,不停的把头前俯、後仰,她那秀丽的长发也因甩动而更加妩媚,突然,杨雪叫出了声音∶“喔~~顶┅┅顶到┅┅了┅┅噢~~啊”

    说着她便往前伏在唐子亮的怀里,仍是不住大声叫。唐子亮伸手扶着杨雪的两片,说∶“你这个贱女人┅┅把我的夹得有够爽┅┅喔┅┅你看我你┅┅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唐子亮已经开始不停的大力往上挺,他双手的手指陷入了杨雪的肉,还有其中一只食指伸长了去揉杨雪的,弄得杨雪会的肌肉不停的收缩。这一对奸夫妇的的处传来阵阵“沽滋”“沽滋”的声,忽然间见到唐子亮喊一声。“要┅┅射┅┅了┅┅”

    随即唐子亮将杨雪的往下一压,往上奋力一挺,这一挺,腰部已然悬空。杨雪见状开始抬起臀部,快速的上下着唐子亮的!只见唐子亮的一紧,过了三秒才放松,随即又一紧,杨雪的往下一套,立刻沿着口周围流出浓稠的白色液体。

    “┅┅喔┅┅赶快射┅┅喔┅┅全部射进去┅┅快┅┅”杨雪叫着!腰部却是不住的上下。

    终於,悬空的腰部摔落在床上。杨雪也伏在唐子亮的怀里,两个人抱在一起不停的喘息着,唐子亮的还舍不得,杨雪的也仍一阵一阵的收缩着,想必是刚才的一阵还馀力未消吧。

    唐子亮摸着杨雪光溜溜的身子,感叹道:“你真是个尤物,跟你干怎么都干不过瘾,天天想干。”

    杨雪道:“你现在还不是差不多天天有干我,喂不饱的东西,我算了一下,上个月白平才回来跟我干了三次,你上个月干了我十七次,要算上你经常每次要干好几回,更不得了,你说我到底是你老婆还是他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老婆。”唐子亮搂着杨雪的脸就亲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亲了,我要上班了。”杨雪说着挪了挪身体,却没起身,伸出舌头跟唐子亮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平知道他们快起身了,赶紧悄悄退出屋,见唐子亮先出来,一会儿杨雪骑着摩托车去上班了,白平才进屋。当天晚上,当杨雪回来时,白平当没事的,两人恩恩爱爱睡了一觉,绿帽换官帽,那又如何?白平有了权,一样可以去搞别人的老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