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90章 美艳的警花原来是下属的娇妻  风流变身记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由于唐子亮疯狂般的,把桌子搞得都“吱呀、吱呀”地响,混杂着陈鲁豫的叫,以及和的碰撞发出的声“噼啪、噼啪”,形成一曲美妙的协奏曲。

    这一对奸夫妇的的处传来阵阵“沽滋”、“沽滋”的声,忽然间见到唐子亮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射…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射吧……快射!……啊……全部……射进去……噢”陈鲁豫一边大声地叫着,一边飞快地将雪白肥嫩的前后地拋动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嘿……嘿……舒服……”唐子亮终于顶住陈鲁豫的深处,喷射出大量滚烫的。

    “喔…………啊”陈鲁豫的深处和,被滚烫的一烫,禁不住再次呻吟起来,同时内的,不由自主地对作最后的夹吸。

    两人趴在一起整整有十来分钟,还是插在内,两人继续享受着后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咚、咚、咚”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唐书记!我们该回去了!”原来是司机小李在敲门。

    “噢!知道了!你就在车里等我吧,我马上就来!”唐子亮被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,吓了一下,原本已经半硬不软的便从内滑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陈鲁豫的湿淋淋地,肥嫩的大由于性兴奋充血,显得格外的红润饱满,娇嫩的小稍微张开一点,半掩半遮地护住了口,随着唐子亮的滑出,她那被射满的隐约一露,一丝乳白色的顺着的下放,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!都流出来啦!讨厌!是谁在喊呀!”陈鲁豫一边拿起一张餐巾纸捂住,一边娇羞地抱怨。

    很快陈鲁豫手中的那张餐巾纸就给流出来的弄湿了,陈鲁豫顺手将餐巾纸扔进了墙角的垃圾桶里,然后又拿起一张捂着,说道:“唐书记……你今天射的真多呀!都用了两张餐巾纸了”她一边说一边擦拭着斑斑的秽迹。

    “嘿……嘿……今天实在是太兴奋了!真舍不得你呀!”唐子亮提着裤子说。

    “你好坏!就会骗人!”这时陈鲁豫已经拿起了第叁张餐巾纸,作最后的擦拭。

    唐子亮这时已经穿好了裤子,见陈鲁豫还在擦拭,连忙说道:“来!鲁豫宝贝,让我来帮你擦!”说完就从麻将桌上拿起一包餐巾纸,从中抽了一张拿在手上,蹲在了陈鲁豫的,陈鲁豫见状知道的这个色狼,是想看自己流淌着的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鲁豫分开了站立的双腿,两条雪白大腿荡张开,很快她就感觉到一阵酥痒,提着裙子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放了下来,顿时,薄薄的吊带裙摆一下子将唐子亮的整个头部给罩住了!

    成性的体香,加上头被吊带裙摆罩住了,所以唐子亮顿时十分的兴奋,一双手抱住了陈鲁豫两条丰润雪白的大腿,由她那雪白浑圆的两条大腿内侧,快速地往大腿娇嫩的根部抚摸上去,到达毛绒绒的后,便用中指和食指轻轻地分开湿淋淋的,露出红嫩的小。

    陈鲁豫被弄得一阵颤抖,真切地感觉唐子亮的手指已经完全分开了自己的,她想象着裙下的唐子亮下一步会做什么!兴奋和刺激让陈鲁豫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的头,陈鲁豫甚至有些渴望唐子亮用嘴去自己的。

    唐子亮似乎很理解陈鲁豫的想法,只见他嘴凑近陈鲁豫的肥嫩的大,然后伸出舌头试探地舔起鲜嫩的小来,这陈鲁豫期待的舌头的到来,让她浑身快乐的如遭电击一般,全身的性神经都集中在上,尽情地享受唐子亮舌头给她带来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噢……喔……噢”陈鲁豫开始断断续续地呻吟开了!

    “鲁豫宝贝!你下面这张嘴的肉好嫩呀!”唐子亮一边一边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……唐……那你就吃吧!……噢……”陈鲁豫也开始荡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呢!”唐子亮将头伸出裙子换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鲁豫宝贝!”说完唐子亮的双手扳住了陈鲁豫肥嫩雪白的,伸出舌头将两片丰腴的舔开后,舌头抵住口的一阵顶弄,然后又用嘴唇含住了陈鲁豫的大、小,就象接吻一样紧紧地含吸住。

    嘴唇的咂吮和舌头的,令陈鲁豫觉得自己的有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,这种感觉是和所没有的,极度的快感让她终于再次发出压抑后的荡呻吟:“啊……噢……舔……深一点……再深……啊……再深!……哦……”唐子亮听见陈鲁豫被自己的如此,一种变态的成就感促使他更加卖力,将头卡在白嫩的大腿间,将舌头从处开始往上舔,就连鼻子也顶磨在陈鲁豫的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刺激令陈鲁豫舒服的阵阵颤抖,全身滚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哦……再用力……插深……一……点……噢……你的鼻子……碰到了……我的阴……蒂……噢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的陈鲁豫已经陷入无边的性狂欢之中,放纵地叫,直搞得她媚眼如飞,全身颤抖,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地道的妇,与主持节目时的陈鲁豫完全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唐子亮见到大牌女主持人这样十分荡的样子,禁不住一阵,不由的想开始欣赏她的浪态和:只见她细皮的,令多少男人想用粗大的,她那肥嫩的大和鲜艳的小,被舌头得涨开充血,大量的不停地往外流,顺着娇嫩的小的下部流到了白嫩的沟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哦……我……要!……唐……要!”陈鲁豫被玩弄的勃发,急需一条大来她的。

    “好!就再来一次吧!”唐子亮听到陈鲁豫的呼唤,头从裙子下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鲁豫很快地坐在了沙发上,将两条浑圆白嫩大腿,架在了沙发的扶手上,两条修长的大腿张得大开,纤腰火辣的像水蛇般的扭动,娇声的叫着:“唐……快点嘛!……喔……噢”陈鲁豫故意的卖弄风,搔首弄姿的挑逗着唐子亮的欲火和心。唐子亮那经得起这样的挑逗,也顾不得再脱裤子,只是从裤裆里,掏出粗长的,扑到陈鲁豫雪白丰满的上,一挺,粗大的一下插进了早已是湿漉漉的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的……东西呀……用力……舒服呀……噢……”陈鲁豫双腿钩住了唐子亮的腰部,用力地筛动着肥白的大,配合着唐子亮的大力。

    大概了十多下,唐子亮觉的不过瘾,于是双手将她的双腿架在肩上,摆出了经典的架势,开始大力地频频地。

    陈鲁豫随着唐子亮的节奏哼叫连连,内的越来越多。由于唐子亮没有脱掉裤子,所以无法接触到陈鲁豫的,让她感觉到没有插到底的遗憾,这时她手伸下去摸到了唐子亮的:

    “唐……把裤子脱掉吧……”

    唐子亮也正有此意,听到陈鲁豫的吩咐,便把从湿淋淋的中抽了出来,快速地见裤子退到了小腿处,然后再次扑到了陈鲁豫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陈鲁豫十分配合地挺起了白嫩的臀部迎接的到来,同时伸手下去一把握住了硬挺的:“啊!你好大呀,刚刚射完还这么硬!真是个好宝贝!”话还没有说完,陈鲁豫将大腿再次分的更开,将手中的轻轻一带,唐子亮的的很快就插了进去,随着唐子亮的一挺,终于拍击到了她的,陈鲁豫这时满足地把两腿翘起来再次盘到了唐子亮的腰上。

    唐子亮正准备开始大力,突然门外再次响起了喊声:“唐书记!我们走了……”门外的声音应该是唐台长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听到喊门的声音,正在交欢的两人顿时一愣,赶紧分开了,连忙各自整理衣服。

    很快两人就从麻将室里出来了!

    陈鲁豫还是那身吊带裙,只不过由于匆忙的原因,裙子的吊带没有遮盖住的隐型吊带,那隐型的吊带深深地嵌进了白嫩的肌肤内,显得格外的性感,并且那吊带裙似乎也没有装扮好,不仅明显可见,而且丰盈饱满的双乳在半透明的裙装里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唐台长看了陈鲁豫的样,眼睛都瞪直了。

    与陈鲁豫之后,唐子亮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。距离江城饭店事件已经两天了,唐子亮却琢磨着孙向前走私猪猡和江队这个称呼,猪猡真的是猪肉吗?江队到底是谁?

    下午下班,唐子亮出了办公室,却见林国柱坐在座位上发呆,林国柱好像有什么心事,这两天都无精打采的。

    唐子亮叫了一声他,林国柱茫然抬起头。见到唐子亮就是一惊,忙站起来:“唐书记。”

    唐子亮微微蹙眉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林国柱犹豫了一下道:“家里出了点事,书记,您放心。我会很快调整好状态的。”

    唐子亮说:“回家休息几天吧,虽然这两天工作没出错,但如果真的出现问题可不好补救。要记得你工作岗位的重要性!”

    林国柱却是吓了一跳,正值关键时刻,他可不能令唐书记失望,想了想,就说了实话:“是我爱人,得罪人了,这两天我们家不但收到扰电话,还接到封恐吓信,唉。她又不肯说到底怎么回事,就是自己生闷气……对不起啊唐书记,我,我太紧张她了……”经过和唐子亮接触,林国柱知道唐子亮是个很讲感情的人,自己表现地对爱人感情越好,唐书记越发会欣赏自己。

    唐子亮却是一怔,说:“我记得你爱人是市局的警察。”林国柱点头,唐子亮心中就是一动。自己何不见见林国柱的爱人。打听一下她对江浩的看法,比听赵青天地一面之辞更为客观。

    唐子亮就说:“人民警察嘛,随时有可能面对坏人的打击报复,但邪不胜正,不用担心。这样,今晚我请你和你爱人吃饭,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林国柱大喜。唐书记提议和自己一家吃饭。那就说明自己在他心目中,已经是很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林国柱如同吃了兴奋剂。精神抖索,连忙提议:“这样,去我家吃吧,叫我爱人作上几个菜,她手艺不错地。”

    期待的看着唐书记,当看到唐书记点头后林国柱长长吐出口气,终于,这段日子的努力没有白费,看情形,自己这个书记秘书的地位,已经正式的确立下来,唐书记应该没有换人的意图。

    打量着林国柱家雅致的客厅,唐子亮微微点头,说:“国柱,家里环境不错,有品味。”

    林国柱拨电话,却总是不通,不由得叹口气:“这个白燕,今天倒没加班,也不知道去哪啦?”抬头看了看挂钟,说:“书记,我去买点菜。”

    唐子亮笑道:“别破费,我就喜欢家常菜。”

    林国柱答应一声,喜滋滋开门下楼。唐子亮坐在沙发上,品着林国柱给自己泡的茶,打量着客厅,林国柱家的环境还是不错地,二十寸的彩电,红木组合柜,淡雅的兰花地砖,雍容的黑皮沙发,坐起来挺舒适的,就算不是真皮高档沙发,价位也太差不了。

    想想,没有小孩儿,两口子的工资加起来一千多块,加上各种福利和奖金,以现在的消费物价,过得也蛮惬意了。

    卧室门敞着,唐子亮却是一眼瞥到双人床头的墙壁上,悬挂着一幅结婚照,新郎西装革履,风度扁扁,新娘穿着白色婚纱,妩媚动人,想来是这两年补照的。

    看着婚纱照,唐子亮突然一怔,怎么觉得新娘这么面熟呢?站起来,走到卧室门口,仔细打量,越看越是觉得在哪见过,正琢磨呢,就听门响,一个女子清脆地声音:“国柱,你今天回来地挺早呀。”

    唐子亮回头,怔住,从外面进来一名英姿飒爽的女警,正弯腰换拖鞋,解开黑皮鞋鞋带,向旁边一踢,露出一只穿着雪白棉袜的秀气小脚,接着她就瞧见了呆若木鸡的唐子亮,动作停滞,愣了一下后马上伸手拔枪,却摸了个空,才想起没有任务,枪已经上缴。

    唐子亮微笑道:“别紧张,我不是坏人。”摊开手作友好状。

    白燕直觉就是,黑暗势力并不仅仅是恐吓,而是真得派人来找自己麻烦,左右打量了一下,只有唐子亮一个人,心中稍安,再看唐子亮,大咧咧向自己走过来,白燕默默数着他的步子,当唐子亮距离白燕三步时白燕突然跳过来,双手闪电般抓住唐子亮的双腕,用力一抡,唐子亮没有防备,被一下抡倒在沙发上,接着白燕就扑在了唐子亮身上,用力扭唐子亮的胳膊,准备将他双手反剪制伏。

    唐子亮也不好和她厮打,被林国柱看到岂不成笑话了?只是尽力扭动胳膊,免得真被她制伏铐上,蹙眉道:“别闹,一场……误会,我……我是区委书记唐子亮,是……是国柱邀请我来地!”说话断断续续,却是挣扎时有些费力。

    白燕却想不到这家伙力气这么大,他腰腹根本没用力,就是尽力将胳膊向后拉,自己却是根本拧不动他地胳膊,心里正急,听到唐子亮信口开河,气极,恨不得一枪毙了这个色狼,眼见自己制伏他不住,情急生智,突然脑袋抬起,接着就狠狠砸在唐子亮的鼻梁上,雪白地额头和唐子亮的鼻梁来了个亲密接触,“啊”唐子亮呼痛,鼻子酸痛难当,生理反应,眼泪不自禁就流了出来,双手更是一软,就被白燕用力一扭,身子翻过,双臂反剪在背,白燕拿出手铐,麻利的将唐子亮铐住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,白燕站起来,却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这一会儿,竟然累得她出了一身香汗,摸摸雪白的额头,竟然有些疼,心说这败类鼻子倒挺硬。

    唐子亮被倒剪双手按在沙发上,脸埋在沙发里,这个气啊,大声说:“喂,我真不是坏人,你看我茶几上的包,有我的工作证……啊……”话没说完,头发已经被白燕狠狠起,不由自主的仰起头,眼前是白燕俏丽冰冷的脸蛋,“败类,今天抓了你,早晚有一天,就抓你的主子江浩。”

    唐子亮一愣,这时门一响,林国柱拎着菜篮笑呵呵走了进来,接着就看到被手铐反剪双手,鼻血缓缓流淌的唐书记,和恶狠狠着唐书记头发的爱人。

    林国柱震惊,无与伦比的震惊,“叮”一声,菜篮掉在地上,酱油瓶摔碎。

    白燕得意洋洋的道:“国柱,你来得正好,打电话给纪委,就说我抓到了江浩的同伙,江浩是不是人贩子,问他就知道!”说着话就指了指唐子亮。

    林国柱想死的心都有了,这是哪跟哪啊?这不要我的命吗?怔了一会,终于回过神,马上瞪起眼睛大声喊:“白燕!你疯啦!快放开唐书记,他是区委唐书记!”

    “啊?”白燕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林国柱已经走过来,一把推开她,冷声道:“钥匙呢!快给我!”

    白燕脑子混乱,下意识拿出手铐钥匙交给林国柱,林国柱忙帮唐子亮开锁,结结巴巴道歉:“对,对不起唐书记,这,这是怎么话说的,这……”

    唐子亮摆摆手,从茶几上纸盒中抽出纸巾擦拭鼻血,虽然从没遇到过这么窘迫的状况,但唐子亮已经完全冷静下来,淡淡道:“一场误会,不过白警官也太冲动了些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”林国柱额头冒汗,回头训斥白燕:“还不给唐书记道歉?”

    白燕却是倔强的看着唐子亮,咬着嘴唇不说话,看着她,唐子亮恍惚间仿佛见到了那一身蓝色制服,英挺秀气的何月,杳无音信的何月,何月受委屈时可不也是这样倔强不屈的表情?唐子亮轻轻叹口气,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