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715章 不自量力的金丹修士  觅仙道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“你不小心闯了祸,所以来找我救你?”

    秦炎表情略感诧异。

    这事情的发展,有些出乎他的预期。

    再仔细一看,对方虽然状似沉着,其实眼眸中却难掩紧张焦急之色,这种情况下,秦炎当然不好马上将他赶走了,否则显得如此的不近人情,肯定会引起怀疑的。

    于是只好耐着性子开口道:“你闯了什么祸?”

    说实话,秦炎心中也有一点好奇,既然不能将他赶出去,那问一问,也就是理所应当地。

    “弟子这次外出,意外与人发生冲突,不小心出手重了点,伤到了鲁长老的儿子,还请师尊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鲁长老,你是说,你那三师伯?”

    秦炎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三师伯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一脸愁眉苦脸的神色:“是的,师尊您也知道,三师伯是老来得子,一向非常爱惜,所以这次我伤了他的儿子,真的是闯下大祸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是怎么样的,他伤得很重么?”

    秦炎表面上不动声色,毕竟一派掌门,城府肯定很深,至于他的内心中,却是狂喜,这还真是想要瞌睡就遇见了枕头,天下竟有这样的巧合,原本还以为遇见了不小的麻烦,如今看来,这意外变故,对自己,说不定是好事儿来着。

    秦炎有这样的判断,当然不是信口开河。

    而是那位鲁长老,在化羽宗,也是非同小可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至少在元婴存在中,是排名靠前的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因为,他也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,还因为其师尊,乃是化神期的太上长老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当年竞争掌门之位,他还是败给了青羽真人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之间,一直有着不小的矛盾。

    而说起这位鲁长老的为人,倒也精明干练,实力非凡,唯一让人诟病的,就是此老非常护短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门人弟子,即便在宗门之中,也少有人愿意招惹。

    不过最嚣张的,还是这家伙的儿子。

    没办法,实力到了他这个等级,想要有一个后人本就不容易,更何况还是老来得子,所以自然非常的爱惜。

    既然被宠惯了,难免会有些跋扈,这家伙,虽然只是金丹期的修为,可常常连本门元婴期的师叔伯也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说的是初期,元婴中期与后期的存在,他还是不敢招惹地,毕竟又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至于这次冲突,因为时间紧迫,秦炎让对方长话短说,前因后果也不是很清楚,反正大概的经过就是。

    青羽真人的这个徒弟,发现了一个古修士遗迹,于是进去探索寻宝。

    然后再找到宝物的时候,遇见了另外一伙修仙者,双方自然是各不相让,起了冲突。

    乍一看,这种事情很正常,修仙界弱肉强食,这种无主的宝物,原本就是各凭本事,强者得之。

    可你若了解当时的情况,就不会这么想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宝贝,确实是青羽真人的这个徒弟先找到了,另外一群修士,慢了一拍。

    原本这不重要,关键还是看双方实力的对比。

    中年修士这边,虽是孤家寡人,但他是元婴老祖,另外那边,虽然人多,但三个人都是金丹中期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没有人会觉得,区区三名金丹中期的修士,能够打赢元婴老祖,更何况还是对方先找到的宝物,所以按理,他们应该选择退缩。

    可对方不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这三个家伙大有来历,他们也是化羽宗的修士,其中两位,是那位鲁长老的记名弟子,还有一个,是他儿子。

    其实那两人还是很理智的,虽然知道彼此的师尊不和,可对方毕竟是元婴期修仙者,所以行礼叫了声师叔之后,就准备退缩。

    可那位鲁公子却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才探索完古修士的遗迹,如今好不容易看见了宝物,凭什么要退缩?

    哪儿有入宝山却空手而归的道理,他可不愿意白忙活。

    于是胡搅蛮缠,一定要得到那件宝物。

    青羽真人的徒儿肯定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明明是自己先找到的。

    而且自己可是堂堂的元婴期修仙者,对方不过金丹,难道还能退缩?

    如果他怂了,这件事情一旦传出,自己非成为整个修仙界的笑柄不可。

    别人或许不愿意得罪鲁长老,但他可不怕,毕竟自己的师尊,可是掌门真人,而且原本就与鲁长老不和,既然如此,还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有以大欺小,而是据理力争,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结果万万没想到,那位鲁公子恼羞成怒,被气昏了头,居然先动手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放到整个修仙界,也是非常罕见的。

    且不说双方是同门。

    而且你已金丹修士,却主动向元婴老祖动手,就只问一句,哪儿来的勇气?

    青羽真人的徒儿大怒,立刻反击。

    准备给对方一点教训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可以说已经无法收拾了。

    另外两名金丹修士傻了,怎么办?

    动手,不敢。

    劝又劝不住,师尊的这宝贝儿子什么脾气?

    他们当然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在一旁看戏也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这位若是出了什么差错,有了损伤,回去师尊绝对饶不了他俩。

    权衡利弊,两人只能硬着头皮,上去帮忙。

    于是便成了三打一。

    中年修士不由得大怒,自从他结成元婴,何时受过这种羞辱?区区几名金丹修士,居然不识相,真的欺负到了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于是他下手更狠,当然,也有分寸。

    毕竟是同门。

    若下手重了也不好交代,只是准备给对方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可他手下留情,对方却打出了真火,那位鲁公子眼看不敌,愤怒之下,居然拿出了父亲赐给他的保命之物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的令人无语了。

    你这是想要拼命吗?

    中年修士又惊又怒,他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,没错,对方只是金丹期,但后期大修士给的宝物,岂是能够等闲视之的。

    自己若是不小心,也会被重创,若是运气不好,直接陨落掉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