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716章 无巧不成书与好运气  觅仙道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能怎么办?

    继续手下留情,岂不是拿自己的小命儿开玩笑。

    何况心中本就愤怒,于是他也全力以赴,不再留手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已经完全脱离控制了。

    然后一番大战,最终还是他取得了胜利,毕竟双方的实力差距是非常悬殊地,金丹与元婴,可以说完全是不同层次的存在。

    哪怕对方有十分珍贵的宝物,最终依旧改变不了什么,大败亏输。

    他成为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。

    原本这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他下手有些太重了。

    一来是当时愤怒之下没有掌握好力度,二来,也是对方祭出的宝物非同小可,让他没办法留手。

    秦炎听到这里心中暗喜,表面却是眉头一皱:“所以呢,你伤到了那家伙,他伤得很重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对方点了点头,一脸郁闷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婆婆妈妈的做什么,究竟伤到哪儿呢,伤得如何?”秦炎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伤到了丹田紫府,他的金丹破碎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秦炎大惊失色,而且这一次的表情,可不是故意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很惊愕。

    怪不得……

    他总算明白,对方为何心急火燎,深更半夜,就来求恳自己这位师傅,这家伙,真的是闯下了弥天大祸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丹田紫府,乃是修仙者储存法力的地方,可以说是修仙的基础,而金丹碎裂的后果更不用说。

    重伤且境界掉落。

    这对于任何一名修仙者来说,都是非常非常糟糕的情况。

    虽然理论上,还可以重新凝结金丹。

    可实际,却太难,

    因为已经伤到了根基,想要重新成为金丹修士的机会寥寥无几,更不要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换言之,对方的修仙之路可以说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这对一位修士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样的仇恨,想要化解,有多大的难度?

    而鲁长老本就护短,而且只有这么一个儿子,你说他会不会善罢甘休?

    答案很简单,也非常的显然。

    所以,这家伙才会连夜跑来求助,因为他真怕晚了一步,鲁师伯直接杀上门来,让他给亲手灭除。

    “师尊,你一定要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对方放声大哭,此刻,他是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秦炎面无表情,脸色也有些难看,其实心中却是大喜,他敏锐的捕捉到,这对自己来说,恰好是一个天赐良机。

    虽然得到了护身符,但怎么找借口使用超远距离传送阵,依旧是一个令他头疼的问题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只有一个办法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将看守传送阵的修士制伏。

    而根据秦炎获得的情报,看守传送阵的,恰好就是这位鲁长老。

    他的洞府,就修建在传送阵的旁边。

    秦炎原本还想着,找什么借口前去拜访对方,不会引起注意,毕竟自己与灵儿两个联手,想要打赢一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不难,但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其制伏,不让其有机会呼救,则是很难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现在,则是机会自动送到了门口,而且还白送了一位帮手。

    运气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秦炎心中乐开了花,脸上却露出一丝怒色:“你做事情怎么这么不小心,闯下如此大祸,鲁师兄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,将他的宝贝儿子打成这样,你觉得此事能够善了么?”

    “师尊救我,弟子知错。”

    对方就差放声大哭,他此刻也是后怕,但当时真的是没办法,对方欺人太甚了啊,他堂堂元婴期修仙者,难道就任由对方这样欺辱?

    换做谁肯定也忍不住,至于最后出手重了,不小心伤到对方,那真的是无可奈何,毕竟当时那种情况下,对方祭出元婴后期修士赐予的宝物,一副拼命的模样,他怎么留手?

    不过道理是这个道理,此刻他却不能分辨什么,只能不停的认错,如果师尊不相助,鲁长老是饶不了他的。

    别看双方同是元婴境界的修仙者,可元婴初期与元婴后期的存在,实力地位究竟有怎样的差距,他心中自然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所以,只能向身为掌门的师尊求助。

    尽管,他也明白,这件事情,会让师尊也感觉很为难,但事到如今,他真的是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好在师傅与鲁长老一向不和,而这件事情,细究起来,自己也占理,就是不小心下手重了一些,所以师尊若是愿意提供帮助,应该还是可以办到的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秦炎心中乐开了花,表面上,却是一副纠结为难的神色,叹了口气:“你呀,就是脾气暴躁易怒,做事情也不考虑后果,罢了,既是为师的徒弟,我也没有看着你倒霉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但只此一次,下次若再犯这样的错,为师可就撒手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傅。”

    对方不由得感激涕零,又行了一礼,才在一旁束手侍立,等待师尊吩咐。

    而该怎么做,秦炎早就心里有数,于是开口道: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跟您走,去哪儿?”对方心中有一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去找你鲁师伯。”

    “找鲁师伯?”那中年修士不由得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敢?”

    秦炎瞥了他一眼,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蠢货,这么胆小怕事做什么?你好歹也是元婴级别的修仙者,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,难道不懂?不去找你鲁师伯求得他的原谅,你以为这件事情真能够过去么?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弟子愚钝。”

    对方被骂得懵了,心中略感疑惑,在他的印象里,师尊喜怒不形于色,脾气可没有这么暴躁粗鲁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多想,毕竟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,师尊愤怒之下,责骂自己一顿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仅没有怀疑,反而越发惶恐,诺诺连声。

    “师尊,您说的自然没错,可我闯下这么大的祸,现在直接见鲁师伯,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,我怕他不原谅我,反而直接动手,不如等几天,待师伯稍稍消气之后……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