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719章 深谋远虑  觅仙道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鲁长老越想越气,脸色阴郁,不过他毕竟也是活了数百年的大修仙者,经历过大风大浪无数,并没有因此乱了方寸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一定要报仇雪恨,但也不能急于一时,待明天早上,自己去向师尊求恳,请他老人家出面,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没错,他已经打算,去请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毕竟这件事情,涉及青羽真人,而且他非常怀疑,区区一元婴初期的修仙者,是否真有这样大的胆子?

    他这样做,会不会是出于掌门的授意?

    如果是那样的话,此事可就不简单,对方针对的目标,多半是自己,说不定,已经想好了说辞,也许还会借题发挥,布置好陷阱,就等着自己踩上去。

    自己不能让愤怒迷失掉判断力,所以最好的办法,是去恳求师尊,让他老人家做主。

    不愧是元婴后期的大修仙者,在怒火攻心的情况下,依旧做出了极为理智且聪明的选择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意外发生了。

    一名侍女走了进来,盈盈一福:“启禀老祖,掌门青羽真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鲁长老一怔,其他几人也都目瞪口呆,这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愣了一下,鲁长老才回过神来,脸上的表情,变得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有道是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没想到,对方居然会主动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他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道歉,还是找自己摊牌?

    鲁长老一时间也无法把握住对方的思路。

    于是面无表情的吩咐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觉得对方来此,多半不怀好意,但已经找上门来,自然没有避而不见的道理。

    且先看看对方怎么说,到时候再做定夺,总而言之,这件事情他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他脑海中转着各种各样的念头,耳朵里有脚步声传了过来,皱眉望去,只见三名修仙者的身影,进入到了眼帘里。

    俗话说,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当目光与那中年修士接触,那位身穿锦衣的年轻男子,顿时眼睛都红了,开口大吼,带着哭腔歇斯底里的道:“父亲,就是他,快,快替孩儿报仇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修为不济,他简直忍不住想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眼神充满了怨毒,不停的催促。

    “住口。”

    鲁长老心中虽然愤怒,但自然也不会放任儿子胡闹,一声叱喝,吓得对方将嘴巴闭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鲁长老也不去管,而是狠狠的盯着秦炎,表情不善,语气之中更是充满了讥讽:“掌门真人大驾光临寒舍,莫泊桑是想要拿我去问罪么?”

    “师兄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秦炎嘴角边流露出一丝苦笑,深深一揖:“在下来此,是带这不肖的徒儿,来给师兄你赔罪地。”

    “赔罪,我可不敢,你是掌门尊者,在下何德何能,敢承受你的赔罪?”

    鲁长老的声音依旧冰冷,语气更是距人于千里之外,表面上看,这说的是无用的气话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,他这么做,是有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青羽真人为何会大半夜的赶来,但肯定是来者不善,既然如此,就不能跟着对方的节奏走。

    不管你做什么,说什么样的话,我都置之不理,等到了天明,再去求恳师尊,请他老人家出关,替自己做主。

    这叫以不变应万变。

    对方不论出什么样的招,都会失效。

    不过让他感觉意外的是,为何贾师弟,会跟着一起来?

    他不是一向跟掌门不和,这是怎么一回事呢?

    不过疑惑归疑惑,他也不去询问什么,只是心中越发的警惕,告诫自己,不要落入对方的陷阱里。

    见鲁长老这副态度,那青羽真人的徒儿心情越发的紧张起来了,对方果然不肯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虽然对这种情况,他也有所预料,但现实似乎比想象的还要糟,对方看自己的眼神,简直是恨之切骨,似乎不将自己抽魂炼魄,他是消不了心头这口恶气的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对方真寸步不让,恐怕师尊也拿他无可奈何,如此一来,化羽宗以后哪儿还有自己的容身之处?

    难道真得逃离这里,去做一个散修?

    就算自己愿意这么做,可对方就会放过自己么?

    那中年修士越想越是忐忑。

    早知道当时就该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途?不论修仙界还是世俗,可都没有后悔药买的。

    而悔恨之余,他心中其实也充满了怒气,因为他并未撒谎,也没有添油加醋,这次的事情,确实是因为那位鲁公子而起,明明是对方欺人太甚,自己不过是被迫反击。

    当时那种情况,换作任何一个元婴修士,请问,谁能忍下那口气?

    对方自己不知死活,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后果,可却让自己进退维谷,仿佛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,你说他怎么可能甘心呢?

    可心有不甘也无可奈何,修仙界是强者为尊的。

    且不说那位鲁长老的实力远非自己可以企及,而且对方的师尊还是化神老祖,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当然,自己也不是没有依靠。

    但毕竟,自己只是青羽真人的弟子,师尊他老人家,真的肯为了自己,与那鲁长老彻底撕破脸皮?

    换做自己是师傅,会不会这么做?

    那中年修士越想越是忐忑。

    但现在这种情况,他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甚至连开口解释都不敢,只能低下头,静待事情的发展。

    秦炎却是一点都不慌乱,假如他真是化羽宗掌门,面对鲁长老这个态度,肯定也会非常头疼,

    问题,他不是!

    所以秦炎哪里会在乎,甚至很乐意看到。

    对方越是表现得不愿意善罢甘休,反而对自己接下来的行动,越有好处。

    当然,表面上,演戏还是要演一个十足,不能让旁边的这些家伙察觉出不妥,所以听鲁长老这么说,秦炎的眉头却是紧紧的皱起了。

    苦笑着叹了口气:“师兄,你这又是何苦?不过是一点小事,误会而已,大家都是同门,何必一定要将这件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境地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