定道乾坤

作者:晨翼

简介: 吴影体质孱弱,天生不适合修炼,这在弱肉强食,万族鼎立的玄幻世界无异于成为了待宰的羔羊。机缘巧合之下,吴影终于打破桎梏,亘古如天,不变如地,万物从无而来,从有至无,终始反复,不可违逆!不知从何时起,天地已变,祸乱纷起,迷雾腾腾。天为何物?地又何云?破天问地,还我本源!当迷障被耀眼的光芒刺破,蒙惑的面纱终将被层层剥落,真相残酷又赤裸裸。阴谋权利,雄霸天下,纵使九天十地,也难觅一心明。命非天定,运由我改,踏歌九万里,莫愁身后事!且看吴影如何从蝼蚁般的存在挣扎着成长到至强之列!

又见九叔

作者:尸小小

简介: 将九叔的诸多作品用一种合理的方式,整合成一个灵幻世界。 非无限文。 无女主。 主角陈子文,穿越《僵尸先生》,却发现自己的师傅竟是二十年前被任家抢了墓地、又反手坑了任家的风水先生。 身为一个迷人的反派角色,陈子文只能将目光瞄向九叔电影中那一只只奇特的僵尸。 炼尸之路,另类长生; 本文的时间线,会很长很长。 PS加副对联:纯粹黑暗,请往他处;极度圣母,勿入斯门。横批,爱看者来。 起点 僵尸凡人流孤儿淡定

穿越之娱乐香江

作者:纪墨白

简介: 重回一九八四年的的香江,见证香江影坛的黄金时代。 拍拍戏,泡泡妞,赚赚钱…… 夏天的目标是——娱乐全世界!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书友群:142371603。

熟睡之后

作者:吾即正道

简介: 游魂彷徨,蠕虫四散。 不可见之物身边环绕,耳畔窃窃私语从何而来。 可憎之物在深渊中等待。 死寂无风,吹不动衣角发梢。 牧苏注视着深渊,深渊也在注视着他。 直到开始牧苏脱下裤子—— 深渊才不得不尴尬地移开视线。 起点 恶搞

蔷薇战皇

作者:蔷薇花帝

简介: 风华正茂时,惨遭家庭众爹“虐待”,含恨参军,欲练就一身功夫保护妻小。奈想,坑爹的穿越到异界。待看奇葩公子哥,他是如何与众兄弟浴血奋战,用铮铮铁骨在异界打下属于兄弟皇朝的专属传奇。 男儿有志在四方,生死战乱亦敢当。身披金甲舞刀枪,荡平沙场比天猖。醉卧沙场谁相伴,古来征战谁人叹?红尘往事挥刀断,铁血兄弟身旁伴! 路遇红颜知己,感情一波三折,是恨?是爱?是离愁?是相聚?现代屌丝男,为了回家之路,付出无尽艰辛。是陨落?是归途?是枯骨成灰?还是娇妻在怀,君临天下?

盗墓派

作者:犼帝

简介: 【古墓派流·巅峰之作】 此传《盗墓派》以主人公手中的残书《盗墓三十六派》为引,继而展现纵横古今历史不为人知的密案,一系列来自墓穴的真相足以让观者震惊。 昆仑山里最原始的麒麟血士,神农架里最神秘的野人世界,死人墓里最惊悚的腥猛鬼怪。这些华夏大地底下的奇闻异事足以让人神经崩弦,汗流浃背。 本书作者犼帝,具有阴阳眼,占卜龟卦,算尽风水,从公元两千零七年讲起,以巫葬派传人郭葬为中心,以盗墓为主题,以渤海下曹操起尸为开河,彻底拉开黑暗远古的谜云。

我有一座恐怖屋

作者:我会修空调

简介: 散发异味的灵车停在了门口,天花板传来弹珠碰撞的声音,走廊里有人来回踱步,隔壁房间好像在切割什么东西。 卧室的门锁轻轻颤动,卫生间里水龙头已经拧紧,却还是滴答滴答个不停。 床底下隐隐约约,似乎有个皮球滚来滚去。 一个个沾染水渍的脚印不断在地板上浮现,正慢慢逼近。 凌晨三点,陈歌握着菜刀躲在暖气片旁边,手里的电话刚刚拨通。 “房东!这就是你说的晚上有点热闹?!” 书友一群819098233;二群724779368

光怪陆离侦探社

作者:吾即正道

简介: 一扇门在眼前展开。邪恶在茁壮生长,窃窃私语声从门内后溢出。怨毒的复眼一闪而逝,想要冲出的存在被阻隔在内,蛊惑的低语耳畔回绕。黏糊糊的粉色脑子低声嘟囔。披着黄衣斗篷的人影安静观察。充满腥气的污泥般的墨绿色存在冷漠注视。一串奇妙的肥皂泡泡释放出友善——无论如何,它们诚挚邀请陆离,参加这个疯狂的派对。陆离迈步进入,

阴间商人

作者:道门老九

简介:   我是一个专门收集阴邪玩意的商人,死人的东西都是好东西!  死人穿过的绣花鞋,我要!  骨灰烧成的青花瓷,我要!  腰斩用的大铡刀,我还要!  这些东西搁在普通人手里,小则恶鬼缠身,大则家破人亡。  但若是落在我的手中,却可以升官发财,逆天改命,满足客户的一切

穿越之教主难为

作者:扬秋

简介: 她是个父母双亡的死宅,但有万能大哥护着,日子可好过了!奈何难逃野心勃勃的亲戚们算计谋害,来到异世之后,方知有兄长护着有多好! 令她没想到的是,这辈子的她是个武林高手?还被师父交付重担当起了一教之主,想到从此背负着成千上万教众的生计,黎浅浅整个人都不好了,真是太瞧得起她了!凭她这细胳臂,她扛得起吗? 教中长老们不服,时不时找她的麻烦,朝中的皇子们也纷朝她递出橄榄枝,别以为她不知道,这些贵人们面上朝她笑的甜,背后捅她刀子可是毫不手软,焦头烂额之际,她那堪称白莲花的嫡母和嫡姐,以及她那好嫡祖母,似乎嫌她麻烦不够多,时常上门找麻烦不说,要她照顾整个家族,更想踩着她好让嫡姐去攀龙附凤? 真当她真是好欺负的?

[下页]